王定国:最高龄女红军王定国辞世,生前曾主动搬出带院子的大房子

王定国:最高龄女红军王定国辞世,生前曾主动搬出带院子的大房子

发布时间:2021-02-23 05:33:29古诗词137次

长江日报-长江网6月11日北京电(驻京记者柯立)6月10日,长江日报-长江网记者走进最高龄女红军王定国老人最后生活了20年的居所,她的小儿子谢亚旭接受采访时说:最近两年来,母亲主要在北京医院静养,6月9日平静离世,走得很安详王定国。

王定国:最高龄女红军王定国辞世,生前曾主动搬出带院子的大房子

王定国:最高龄女红军王定国辞世,生前曾主动搬出带院子的大房子

(图为:王定国老人的小儿子谢亚旭接受长江日报-长江网记者采访王定国。驻京记者柯立 摄)

王定国:最高龄女红军王定国辞世,生前曾主动搬出带院子的大房子

享年107岁的王定国,是“延安五老”之一谢觉哉的夫人。王定国祖籍湖北麻城,她是最后一位离世的经历过长征的百岁女红军。

王定国:最高龄女红军王定国辞世,生前曾主动搬出带院子的大房子

9年前,记者曾走进王定国位于北京的居所。那时,老人虽已百岁高龄,但耳聪目明,身体硬朗。她热情地带记者参观其书画作品,还认真地为《长江日报》题词。再次走进老人家中,屋内陈设变化不大,墙上挂满了老人满面笑容的照片,客厅里摆着老人的字画,处处体现出她的豁达与乐观。

王定国:最高龄女红军王定国辞世,生前曾主动搬出带院子的大房子

(王定国(资料图) 驻京记者柯立 摄)

不仅脱了盲,她还整理、出版谢觉哉近500万字文献

谢亚旭退休后担任母亲的贴身秘书。回忆起父母相处的点滴,他说:母亲没有上过一天正规的学堂,跟父亲结婚时,几乎是文盲。父亲每天挤出时间教她识字、学文化。在他们相濡以沫的34年中,母亲不仅脱了盲,还跟着父亲学写诗词、练书法,晚年还成为了书画社会活动家。

谢老从14岁开始记日记,一直到晚年卧床不起,70多年很少间断过。早期的日记大多遗失了,1919年以来所写的日记谢老一直精心保存着。

“1971年谢老与世长辞,粉碎四人帮后,按照党中央的要求,母亲开始清理谢老留下的手稿、日记。”谢亚旭介绍,在1978年开始的6年时间里,母亲先后整理、出版了《谢觉哉传》《谢觉哉日记》《谢觉哉诗集》《谢觉哉文集》等近500万字的历史文献。

(图为:王定国生前曾为长江日报题词 驻京记者柯立 摄)

“是什么级别就住什么房子”,她搬出带院子的大房子

谢觉哉去世后,按规定遗属可继续住原来的房子。王定国却主动找到组织说:“我有自己的工作,我是什么级别就住什么房子!”王定国随即遣散了秘书,退掉了司机,搬出了带院子的大房子。

大儿子谢飘回忆说:“母亲一直教导我们学本事、干实事,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!对群众热心肠的母亲,给很多人写过推荐信,却从来没有在我考学、当兵、提干、复员直到退休的任何一个阶段,为我说过一句话。”

(1964年,谢觉哉、王定国夫妇与子女们(资料图)。)

谢觉哉与王定国共育有五儿两女,老三是著名导演谢飞。他认为,母亲的乐观与坚韧,成为这个红色家庭的家风,传承到七个孩子以及他们的后代中。“母亲常常教导我要好好拍戏,别想着做官。所谓家风,不是写在牌匾上,而是实实在在地做事情;所谓传承,不是挂在口头上,而是一种自然自觉的行为。”谢飞说。

谢家曾孙谢旭飞大学毕业那年去北京看望王定国时,谢亚旭特意叮嘱他,见到老人只谈家事,要帮忙安排工作的话“莫要提”。

(图为:女红军王定国6月9日安详辞世,享年107岁。)

病床上听到这句话,老人一下精神了

谢亚旭近几年为母亲拍摄纪录片,记录她晚年生活。镜头中的老人低调平和、乐观豁达,洋溢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。老人晚年酷爱书画,家中客厅、书房和储藏室里,放满了几十年来创作的书画作品上千幅。她最爱画的是梅花,最喜欢诗词是毛泽东的《卜算子·咏梅》。

“我为什么要跟着共产党,因为只有共产党才能救妇女,所以共产党走到哪,我就会跟着党走到哪。”这是老人百岁之后的一句口头禅。

一次,身边的工作人员给老人念她原来写的自传,念到“要相信群众、依靠群众,要每时每刻和群众站在一起”时,躺在病床中的她立刻坐了起来,连声道:“说得非常对,就是应该这样!”这让谢亚旭印象非常深刻。

谢亚旭回忆,母亲当时躺在病床上,当工作人员念到这句话时,她精神一下就上来了,说:“这话说得很对,这就是共产党能够取得胜利、能够赢得未来最根本的一点,这就是初心。”

【编辑:付豪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