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究竟是不是岳飞所写

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究竟是不是岳飞所写

发布时间:2021-02-19 08:55:35古诗词298次

怒发冲冠满江红 岳飞,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?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!

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究竟是不是岳飞所写

不论何时,读罢这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作者表达出的那种渴望沙场征战、建功立业的英雄气概和满腔报国热忱,即便是千百年后的我们也会感觉热血沸腾满江红 岳飞。长久以来,此词都被认为是南宋名将岳飞所写。

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究竟是不是岳飞所写

但近代开始,认为该词不是岳飞原创的说法却变得越来越多。网上甚至出现了所谓专家的论断,判明这是后人托名岳飞的伪作。那么,这首千古流传的名词到底是不是岳飞所写?人们对它的争议又集中在哪些方面呢?

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究竟是不是岳飞所写

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究竟是不是岳飞所写

上图_ 汤阴岳飞庙《满江红》手书石碑

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究竟是不是岳飞所写

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究竟是不是岳飞所写

争论1、宋时资料未见记载

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满江红》,究竟是不是岳飞所写

追根溯源,我们不难发现,现有的材料表明最早对《满江红》系岳飞所写提出质疑的,是著名学者余嘉锡。他在《四库提要辨证》中指出:这首词最早见于明嘉靖十五年(1536)徐阶编的《岳武穆遗文》,它是根据弘治十五年(1502)浙江提学副使赵宽所书岳坟词碑而收入的。但赵宽对这首弥足珍贵的词作之出处却没有提及。在这之前,从未见有宋、元时人提到此词。

而研究岳飞生平的重要史料、其孙岳珂所编的《鄂国金佗粹编》(《以下简称《粹编》)也不见叙述。要知道,岳珂在收集岳飞遗文时,是相当不遗余力的。从选材到刊印,前后历时达三十一年,却为何仍无此词的记载?

对于这一点,我们需要了解的是:我国史学界经过多年实践证实,在当前历史研究中,从明代材料内发现大量宋人不曾记载的宋时史实,是一个普遍现象(详情可见今从《永乐大典》残本中抄录的宋时史料内容)。因而从明、清著作中引用相关史料,是宋史研究资料来源的一个不应忽视的方面。

上图_ 岳鄂王像(《南陵无双谱》) 岳飞像

以此而论,在宋时材料中未发现记录有《满江红》,并不能说明岳飞没有写过这首词。据著名史学家邓广铭先生考证,宋时各类官私文献、笔记小说的流失十分厉害,目前尚不能排除宋元文献中有记载《满江红》的资料曾被明代人看到,但原书却在后来失传的可能。要知道,岳飞遇难时家存文稿全被查封,家人无法妥为保管。此后秦桧及其党羽把持朝政,凡是和岳飞有关的文书札子都经历了一场浩劫,不是被改得满目全非,就是惨遭毁版。

至宋孝宗为岳飞平反,但相关材料经过十几年的不断遗散,经岳霖、岳珂两代人的努力,仍绝不可能收集到岳飞全部的遗文,《粹编》里未见收录也是很自然的事。历史上一些文学作品历久始彰的情况也不乏其例,唐末韦庄的《秦妇吟》就默默无闻九百年方得见之于众,但后人却从未怀疑过其真实性。

上图_ 赵昚(shèn,1127年-1194年),宋孝宗

争论2、文中表述不合史实

继余嘉锡先生后,大词学家夏承焘先生也对此词提出质疑。他认为,词中的“贺兰山”当时位于西夏境内。而岳飞是抗金将领,他是要带领岳家军“直捣黄龙府”,即今日吉林省境内,与位于今宁夏的贺兰山简直南辕北辙。如果此词为岳飞所写,作为一位英明的军事统帅,其绝不会在地理常识上犯这样的错误。

关于此种观点,曾一度得到某些“键盘侠”的广泛认同。甚至有人将其作为论证,指出岳飞不具备基本的军事地理素养,岳家军北伐必定失败云云。但我们知道,岳飞是宋人,而宋朝在北宋时期和西夏是有过战争的,用贺兰山来代指敌境未尝不可。况且诗词贵在意会,辛弃疾曾将长安比作汴京,陆游也将天山比作中原。和岳飞相比,辛弃疾曾身为武将,陆游也是饱习武事,然而却没有人说他俩犯了地理方面的错误。

上图_ 辛弃疾(1140年5月28日-1207年10月3日),原字坦夫,后改字幼安,中年后别号稼轩居士

争论3、词意风格不是岳飞特点

有学者认为《满江红》笔锋慷慨激昂,其英雄气概溢于言表,显然是豪放派词作。但如今公认的为岳飞所写的《小重山》,却明显是一首徘徊婉转、惆怅彷徨的婉约派作品。两词的文风大相径庭,断不是出自一人之手。

不过,岳飞并不是一位文学家或专职词人,后世也没有人将其归为婉约派作家之列。既然如此,为何岳飞不能涉足豪放派词作?

上图_ 《凤墅帖》收岳飞手札

现在有一首公认的岳飞所作的《题新淦萧寺壁》一诗:“雄气堂堂贯斗牛,暂将直节报君仇。斩除顽恶还车驾,不问登坛万户侯”。可见,这首诗和《满江红》中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“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”的文风颇有相似之处。

而且同为一代名将,辛弃疾不也写过“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”这样水平极高的婉约词作吗?可现在人们提到辛弃疾,却都知道他是豪放派的代表。

所以说,历史上兼擅两种甚至多种风格的作家很多。我们完全没有道理因为文风问题而去质疑《满江红》是不是岳飞的作品。

上图_ 邓广铭(1907年3月16日-1998年1月10日),字恭三,中国历史学家、著名宋史学家

著名宋史专家邓广铭先生曾作过一个很有意义的论断:“《满江红》就是岳飞,岳飞就是《满江红》。”邓老也曾致信夏承焘先生:“何必写文辨析真伪!”虽然目前尚没有决定性证据指明这首词系岳飞本人所写,抑或是后人托名的伪作。

但平心而论,这首充满壮志豪情,是有事迹、有心志、有理想的绝佳词作,其内容恰恰是岳飞赤胆忠心、以身许国的真实写照。

上图_ 宋高宗手敕岳飞《起复诏》(圣旨) 纸本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对比岳飞的生平事迹,他完全有能力、也有缘由写出这样的大气磅礴之作(例如“三十功名尘与土”是指岳飞30岁时被任命为江南西路、舒、蕲州制置使,成为南宋独镇一方的统兵大将。时岳飞置司江州,而农历秋季当地多雨,所以词中有“潇潇雨歇”之句。又从江州奉旨入朝谨见,“计其行程,足逾八千里”,又与“八千里路云和月”相合)。

故而,作为后人的我们不必纠缠于一些琐碎问题,而且否认此词出自岳飞之手。即便它真是一首伪词,也是具有相当历史地位和文学价值的,是其余任何伪诗伪词万万比不了的。

文:林森

参考资料:

【1】《四库提要辨证》 余嘉锡

【2】《岳飞<满江红>词考辩》 夏承焘

【3】《再论岳飞的<满江红>词是不是伪作》 邓广铭

【4】《岳飞和南宋前期政治与军事研究》 王曾瑜

【5】《岳飞作<满江红>词“新证”辨析》 王霞

【6】《金戈铁马之两宋烟云》 林森

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,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